毕沙罗:潦倒的画家 可怜的文青

2016-11-04 10:07:10   来源:新浪收藏   评论:0 点击:

老毕不是毕福剑,而是毕沙罗,画画的大家,他在中国的名气不如他的几个朋友,比如那个画睡莲很有名的莫奈,造了一条河摇着一只小船就在船上画 画的画家古往今来独他一个
        买老毕这本艺术书简,花费我一大把银子,书到手自是满怀期望,可读下来却又有点失望。   
 
  老毕不是毕福剑,而是毕沙罗,画画的大家,他在中国的名气不如他的几个朋友,比如那个画睡莲很有名的莫奈,造了一条河摇着一只小船就在船上画 画的画家古往今来独他一个,那是个画画的痴人,却让读者感觉无比烂漫;再比如被当作神经病最后说他自己开枪自杀的文森特。梵。高。中国人往往又叫他凡高或 梵高,现有资料表明,他并非死于自杀,最新版一千多页的梵高传我已买了,还未正式开读。梵高的书我买过好几本,可以互相比照着看。其实,毕沙罗和提奥更 熟,这位梵高的弟弟在梵高不幸身亡后,也只活了一年。他是个著名的画商,和画家们交道打得更多。提奥卖过不少毕沙罗的画。他在信中多处提到提奥。他的著名 朋友还有保罗。高更。高更算得上是老毕的正宗弟子,这个早年证交所的股票交易员钱袋鼓鼓的时候,还曾经支助过老毕,厮混多了他 也开始学画,毕沙罗给过他很多指导。一头爱上画画后,对做股票完全丧失了兴趣,后来索性辞了职一条道走到黑,再后来又抛家别口跑到一个荒凉的岛屿,专门去 画美洲人物。那些土著人在他画面中很有魔幻感地出场,而高更自己则沦落为一个穷人。梵高割耳事件,出场的重要人物便有高更。高更其实是看着提奥买他画的面 子去看梵高的,而梵高却引他为知己。这两人住在一起画画,不打架才怪。都是怪人一个。高更在老师毕沙罗致儿子的书信中,也不是一个好鸟。毕对早年的这位弟子,也时有不满的言论。这也正常。在中国读者心中,毕沙罗和高更谁更有知名度?我也不知道。但梵高同志却是大名垂宇宙,天下无人不识君。
 
  说起来毕沙罗才是印象派的一号老宗师。这印象两字,也是大名在外了,我的油画中就有多张在题款时写上“某某印象”字样。而张艺谋导演又把“印象”用滥了,以致中国现在无人不识“印象”为何物。可印象画派你真知道吗?我敢说,很多人,其实并不知道。当然,我也只知皮毛。
 
  在印象派诸家中,卡米尔。毕沙罗(1830-1903)是唯一从未缺席过1874年至1886年八次印象派联展的艺术家。他曾经不无自豪地说,“我的生命与印象派紧密相连”。他也的确年纪最大,热情最高涨,别的画家有的中途退场,有的后来才加萌,只有毕沙罗始终不渝地参与其中。
 
  我画油画后才开始尝试了解印象派。不断看他们的书,市面上和这帮印象派画家有关的书也的确最多。最早买的便是梵高的书。总计起来,梵高也是死 后被八卦最多的一位画家。到现在,人们还在议论他。他的画也成了某种经典。《毕沙罗艺术书简》一书不久前在网上扒到,毫不犹豫便下单,88块又如何?虽然有点小心疼。可转念一想,贵肯定有贵的理由的。它的纸张、印刷和装祯总归要好一点。尤其是和画有关的事,这点很重要。
 
  这书简是毕沙罗写给他大儿子吕西安。毕沙罗的书信集,这吕西安也是画家,毕沙罗从小便教他画画。父子俩通信很密集,最多时一天一封,长达二十 年。谈画事为主。偶也有谈技法的。这些都为我所喜欢。书里穿插有大量毕沙罗的各类作品,全彩印,那些油画色彩缤纷看着过瘾,可惜就是画幅小了一点,某天一 时兴起,我还仿过他书中的一张画,那张画50*40,并不大,但画起来感觉好,很松灵,画的是田野。发到朋友圈,引发大量点赞。宣城的一位作家朋友特别喜欢,我决定送给他。
 
  毕沙罗给儿子写信当然毫不掩饰,话直来直去,但看来看去内容都差不多,有说派象派画家们的各种小话,比如嘀咕前弟子高罗的,大概那个时候和他走得远了些,还有说别人的。这也很正常。让我头痛的是,他很多信里差不多都要说到他的经济紧张和穷。
 
  我随便抄几段吧:
 
  你母亲认为迅速果断就会使事情办得好吗?但她是否想到,我从早到晚,在风雪和泥泞中跋涉,身无分文,在疲惫不堪、凝视着吃早点或午餐的几分钱、盘算着要不要乘公共汽车的时候,我会高兴吗?哦,当然不!
 
  我在这里,身无分文,陷入困境而找不到出路。即使我想离开,没借到钱也走不了。
 
  我们今天早上拿到你的信,信的内容一点都不令人感到安慰。我们越来越担忧那久久不来的60法郎……我们正需要这钱!
 
  那幅你告诉我将拍卖的水粉画,我只有一些模糊的记忆。让我们祈祷它别以少得可怜的金额卖掉——那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!……
 
  可怜的画家。梵高同学一辈子没卖出过一张画。而毕画家则整天为经济而搅尽脑汁。他有一大家子要养活,不像单身汉梵高。他有提奥的接济,虽然 穷,也不至于饿死。其实那时候所有的画家命运也都差不多。可这些人仍然痴情画画。不画画,他们也做不了什么。画画已经是他们的生命行为和生活方式了,离开 画画也就活不了了。我自己大约也是如此的吧?只是我好歹还不会像高更,单位再差我也不敢辞了它。饭票还是需要的。
 
  和毕沙罗同时代的中国艺术家吴昌硕,显然要比他好过得多。中国当时比欧洲并不强大,但中国艺术家没有像梵高这样的。中国艺术家写写字刻刻章画 点画,也能混迹江湖,就是现在,欧美艺术家单凭艺术多半混得都很潦倒,而一旦回国,这批艺术家个个都过得很滋润,又来做起批评家,比如陈丹青同学,现在俨 然已是我们这个国度的著名文化发言人了,这样看来,我们这个国家千坏万不好但还是适合艺术家们生长。
 
  文青们,你们也一样。

上一篇:李振华:十一月十四日,反思今天的艺术
下一篇:公共艺术需要具备“解题”意识、设计思维和匿名性

收藏
友情链接: 微信开发 先锋创易
设为首页 |  关于我们 |  联系方式 |  版权声明 |  招聘信息 |  收藏本站

新闻热线:010-57165256 主编信箱:service@hmltvip.com 技术支持:先锋创易

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号:京网文【2013】0344-086号 京ICP备16056169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3384
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16 HMLTVIP.COM 中国翰墨兰亭艺术网

扫一扫 求关注